當前位置: 首頁 >> 媒眼看宿
字體大?。?/td>
【中紀報】收受房票是否構成受賄既遂?從江蘇省沭陽縣委原常委趙峰案說起
發布時間: 2021-09-01   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訪問量:0   保護視力色:

中國紀檢監察報 2021年9月1日 5版


?圖為宿遷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工作人員對趙峰案件中有關問題進行研究。紀延 攝


特邀嘉賓

趙 文 宿遷市紀委監委第二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周玉龍 宿遷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曹亞健 宿遷市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主任

孫 泳 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長

編者按

這是一起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牽出的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案件。本案中,趙峰稱其主觀上不知曉行賄人系涉黑犯罪人員,因此不應認定其屬于黑惡勢力“保護傘”,如何看待該意見?趙峰收受開發商送予的未建成房屋的房票,即該開發商所在公司自行制作的,用于尚不具備銷售條件時證明其開發的房產已出售給他人的單據,待該房屋具備出售條件時可持該票辦理房產買賣正式手續,該行為構成受賄既遂還是未遂?趙峰兼有立功等從輕情節和索賄等從重情節,量刑時如何統籌?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趙峰,男,中共黨員,1968年8月出生。曾任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顏集鎮黨委書記、縣民政局局長、縣委統戰部部長、縣政協副主席、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沭城街道黨工委書記、縣委常委等職。

2005年至2019年,趙峰利用職務便利或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協調案件、經營活動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先后多次單獨或伙同他人,索取、收受40余人所送財物共計價值568.36萬元,以及商品房一套(備案價98.62萬元)。

其中,2016年4月,趙峰利用其擔任沭陽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沭城街道黨工委書記的職權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收受涉黑組織首要分子嵇某某(另案處理)賄賂40萬元,為其案件的辦理說情打招呼。2020年11月,嵇某某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八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二年。

2016年至2019年,趙峰利用其擔任沭陽縣委常委、沭城街道黨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多次收受沭陽縣某房地產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某所送價值42萬元的財物,以及在建住宅商品房房票一張,并為張某某公司相關業務提供幫助。趙峰收受房票一張,但未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房屋未交付。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19年8月29日,宿遷市紀委監委對趙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于次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移送審查起訴】2020年2月21日,宿遷市紀委監委將趙峰涉嫌受賄一案移送宿遷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0年4月24日,宿遷市人民檢察院以趙峰涉嫌受賄罪,向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黨紀政務處分】2020年6月30日,經江蘇省委批準,宿遷市委決定給予趙峰開除黨籍處分,由宿遷市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一審判決】2021年3月17日,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趙峰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60萬元。趙峰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裁定】2021年6月3日,根據趙峰本人的申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準予趙峰撤回上訴。

1.趙峰的問題線索是如何發現的,該案有何特點?趙峰提出,其主觀上不知道行賄人系涉黑犯罪人員,因此不應認定其為黑惡勢力“保護傘”,如何看待該意見?

趙文:2019年6月,宿遷市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有關部門辦理了“沙霸”嵇某某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一案,宿遷市紀委監委同步介入,深挖該案背后的“保護傘”問題,發現了趙峰涉嫌收受嵇某某大額賄賂,并為其在案件辦理等方面說情打招呼,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等問題。同時,宿遷市紀委監委在查辦另一案件過程中,又發現了趙峰涉嫌收受他人大額賄賂問題。經分析研判,宿遷市紀委監委及時對其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其間,在得知組織對其進行調查后,趙峰采取與多名涉案人員串供、訂立攻守同盟,并偽造、銷毀證據,轉移贓款贓物等方式對抗審查調查。

本案的一大特點是趙峰賣官成風,嚴重破壞地方政治生態。趙峰在任沭城街道黨工委書記后,利用職務便利,無視選人用人制度規定,賣官鬻爵,先后為近二十名基層干部在職務晉升、職務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并收受賄賂,打擊作風正派干部的工作進取心,破壞了任職地方的政治生態。本案的另一特點是趙峰家風敗壞,伙同親人共同貪腐。趙峰妻子葉某也是公職人員,多次幫趙峰受賄牽線搭橋、出謀劃策,充當腐敗掮客。在趙峰被留置后,葉某不僅不配合組織審查調查,還將贓物轉移,外逃躲避。此外,趙峰妻姐、侄子等人也多次利用趙峰職權謀取私利,影響惡劣。

趙峰提出,其在收受嵇某某財物并為其說情打招呼時,并不知道嵇某某系涉黑犯罪人員,不應認定其為黑惡勢力“保護傘”。對此,我們認為,準確認定黑惡勢力“保護傘”,必須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既要從客觀上判斷是否存在包庇縱容黑惡勢力,以及有無利用職權為黑惡勢力提供幫助等行為,又要從主觀上判斷是否明知相關組織和人員系黑惡勢力,即是否具有包庇縱容黑惡勢力的主觀故意。對于“明知”的認定,既應當包括確定性認識也應當包括可能性認識,即不要求明確知道所包庇縱容的對象確系黑惡勢力,只要知道或應當知道其包庇縱容的對象是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組織或該組織成員,仍對該組織及其成員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予以包庇縱容即可。趙峰雖然否認其知道嵇某某系黑惡勢力,也不認為其是“保護傘”,但綜合相關證據,能夠認定趙峰長期與黑惡勢力首要分子嵇某某交往,曾多次收受其好處,為其站臺,且收受嵇某某40萬元,并利用職權為其向相關案件承辦機關說情打招呼,相關證據足以認定其構成黑惡勢力“保護傘”。

2.趙峰收受未建成房屋的房票,是否構成受賄既遂?賄賂商鋪未兌現,改要商品房是否構成索賄?

周玉龍:我國刑法通說認為,受賄犯罪以受賄人在行賄人處實際取得對涉案財物的占有為既遂,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沒有得逞,是受賄罪未遂。

趙峰利用職權為房地產開發商張某某謀取利益后,張某某承諾送給趙峰在建小區中的商鋪一套,后張某某一直未能兌現所送商鋪,趙峰遂主動提出不要該商鋪,要求更換為普通住宅商品房,行賄人張某某同意,后趙峰選定了一套商品房。因當時該商品房尚未完工,張某某便以公司名義向趙峰出具房票一張,待房屋符合銷售條件時,可憑此房票兌換相應商品房,但案發時該房屋仍未符合銷售條件。為查清事實、準確認定,辦案人員到現場實地查看該套房屋在建狀態,走訪周邊住戶了解購房價格,并到住建部門調取房屋備案價。最終,監察機關從有利于被調查人角度,認為該房屋價格難以認定,不直接計算犯罪數額,而是客觀表述該房屋情況,并將備案價及該公司出售給另一人房產的價格作為市場參考價予以情節考量。同時考慮行賄人出具的房票只是用于后期房屋符合銷售條件時辦理房屋產權等手續的證明,在房屋尚未建成銷售的情況下,趙峰尚無法實際控制該房屋,故我們認定該收受房產行為仍處于受賄未遂狀態。

趙峰辯護人提出,趙峰收受該商品房不構成索賄。行賄人張某某在之前已經和趙峰形成了賄賂商鋪一套的合意,但張某某一直沒有兌現,后趙峰主動要求更換為普通商品房,張某某同意。雖然趙峰主動要求張某某送一套普通商品房,但屬于原行受賄合意的延續、轉化,并不是另起新的犯意,辯護人提出不是索賄的辯護意見成立。

3.趙峰伙同其侄子共同收受他人分紅款,其中一筆尚未取得,是否構成受賄既遂?如何區分共同犯罪中的既遂與未遂?本案中被他人占有的受賄款如何處置?

曹亞?。焊鶕覈谭ㄏ嚓P規定,共同犯罪中只要有一人實施犯罪既遂,即全體參與者均既遂。本案中,趙峰伙同其侄子趙某某先后多次收受行賄人唐某某以干股分紅名義所送現金近16萬元,其中趙峰分得6萬元。辯護人提出,趙某某最后一次收受行賄人唐某某現金后趙峰即被留置,趙峰未能實際取得最后一次分紅錢款,應屬未遂。

我們認為該行為應屬既遂,理由是,最初趙峰與趙某某對以定期分紅形式受賄一事進行了商議,后趙某某作為受賄罪共犯,其在收到行賄款時,受賄行為就已經全部完成,無論該款是否實際分到趙峰處,均應視為二人共同實際占有控制了該款,趙峰和趙某某均應認定為受賄既遂。

關于受賄款的追繳問題,在被留置前,趙峰聽聞組織正在對其進行審查調查,便將受賄款40萬元退還給行賄人馮某,并與馮某串供稱系借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九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受賄后,因自身或者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為掩飾犯罪而退還或者上交的,不影響認定受賄罪。本案中,趙峰為了掩蓋其受賄的事實,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調查,其雖然將受賄款退回,但不影響其受賄罪的認定,其退還給馮某的款項屬于贓款,應予以追繳,審查調查過程中,馮某主動向監察機關上繳了40萬元贓款。

關于第三人占有行賄款問題。本案中,行賄人毛某以耿某名義開具銀行卡一張,存入20萬元后讓耿某送給趙峰,趙峰收受后僅取款1萬元便未再使用,后耿某通過掛失,重新辦理了該銀行卡,并將余款19萬元取走使用,并告知毛某。法院判決認定,趙峰該筆受賄款為20萬元,但趙峰僅獲得1萬元,其余19萬元從耿某處繼續追繳。

4.趙峰在上訴時提出一審量刑過重,如何看待該意見?趙峰兼有立功等從輕情節和索賄等從重情節,量刑時如何統籌?

孫泳:在量刑方面,趙峰有如下從輕情節:一是立功。刑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提供偵破其他案件重要線索的,必須經查證屬實,才能認定為立功。趙峰到案后,揭發另一黨員干部的犯罪事實,經查證屬實,構成立功,依法對其從輕處罰。二是認罪認罰。在審查調查階段,趙峰認罪態度較好,符合建議從寬處罰條件,監察機關在起訴意見書中客觀表述趙峰的認罪態度和表現。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時,對本案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趙峰簽署了具結書。同時,趙峰在案發后交代了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實,并主動退出違法所得。

趙峰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自己或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或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應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鑒于趙峰具有索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等情節,依法予以從重處罰。綜合考量以上因素,法院依法判處了趙峰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60萬元。趙峰在上訴期間,主動提出了撤回上訴的申請,根據趙峰的申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準予趙峰撤回上訴。(程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
BOB·体育-中国)官方入口_bob登录网址-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